田冲遇到铃木忠志 站都不会站走都不会走

发布时间:2015-12-14 11:54:04
田冲:遇到铃木忠志 站都不会站走都不会走
田冲 田冲
田冲 田冲
田冲 田冲
田冲《酒神》 田冲《酒神》

  田冲

  出生地 山东青岛 身高 1.89米 毕业于 中央戏剧学院

  作品轨迹 铃木忠志《李尔王》中的埃德加→铃木忠志《辛德蕊拉》里的假王子→黄盈《麦克白》中的麦克白→铃木忠志《李尔王》中的李尔王→铃木忠志《酒神》里的彭透斯

  长城剧场、铃木忠志、《酒神》、彭透斯,将这些关键词串联,我们记住了舞台上那个身体控制力极强,表演颇有张力的中国演员田冲。昔日的叛逆少年转身变为中央戏剧学院2009级表演班小学霸,他凭借自己天资以及超出常人的努力,最终赢得了日本戏剧大师铃木忠志的赏识,成为铃木剧团的第一张中国面孔。就这样他在导演们一声声“进步了”“身体又忘记了”“再一次”的打磨间,慢慢成熟,一步步接近剧场的中心。

  新京报:我们已知的,田冲作为演员的轨迹与铃木忠志密不可分,所以最初你与导演是如何产生交集的?

  田冲:2012年的时候,铃木先生来到中国,帮我们班(中央戏剧学院2009级表演班)辅导毕业大戏。1月,他来北京选人,以工作坊的形式对我们进行了十天左右的培训。大概在5月份,拉我们到利贺去排练,剧目是《李尔王》,除了我们班的同学还有铃木剧团的三个人,包括中美日韩四国的演员。虽然因为一些原因,很遗憾没有演成,但以此为契机跟铃木先生认识了。中间一直未有进一步的交集,直到2013年毕业之后的某一天,我突然接到一个短信,是中国戏剧家协会李华艺老师,在利贺,铃木是通过她再次找到我。

  新京报:与铃木再次建立联系的时候,你是什么状态?后来去利贺发生了怎样的改变?

  田冲:当时毕业了小半年。在北京不进任何剧团,漂着演话剧,是养活不了自己的。那时候每天都在跑组,没有下文,在学校里反差很大,不是说努力就可以。就是在这个时间,铃木先生找到我,于是就义无反顾地答应了。到了利贺,整个剧团只有我一个中国人,但周围的前辈和翻译都非常友好,团员们自力更生,自己做饭。铃木先生,更多的是排练中碰面,对你提要求。在山上,没有任何娱乐设施,除了吃饭、睡觉就是排练。

  新京报:那么铃木先生是否有表达过,你身上哪一方面的特质吸引到他?

  田冲:没有直接表达过,都是侧面听来的。大抵就是因为很努力,比较年轻,通过戏剧专业的学习,有自己的想法。当时他在定角色的时候就是我演李尔王。其实反差挺大的,我自己也很珍惜,通过各种努力去达到铃木先生的要求。

  新京报:那么铃木先生对你是怎样进行打磨的?如何发挥你的长处并修复你的弱势的?

  田冲:刚去的时候,压力自然是有的。铃木训练,是与表演同步的,再把排练中的问题返回到训练当中,由此循环。最开始进剧团,排的角色是《李尔王》里的埃德加。演铃木的戏,你会突然意识到,好像自己站都不会站,走都不会走。他会要求你重心稳定,水平移动,丹田台词,对演员基本的要求很高。比如说这一次《酒神》彭透斯的出场,从楼梯上走下来,站住,说第一句台词,转身向正面,再说下面的台词。就这样一个转身,排练了三四天。他要求是很有攻击性,有杀气的国王。他说我太温柔,太友好了:“田冲,气势太弱了。后面司马台长城,你就是秦始皇,敌人要打过来了,你要紧张起来”。这样你心中会生出与他对抗的心理,激发出你日常生活中不常见的一面。

  新京报:说到这一次长城剧场的《酒神》,你觉得全程最有挑战的桥段是什么?被刺死后,在寒冷的环境下趴在地上那半小时也是很有难度。

  田冲:那个不是对演技的挑战,是对意志力的挑战。(笑)其实最难的还是刚出场以及高潮部分五个僧人围着跑的那段,也是排练时工夫下得最大的。看到每个对手,挥剑,讲台词。台上展示出来的,甚至不及训练强度一半。对戏的前辈都是在剧团呆了三十多年的老演员,功底了得,他们对细节、节奏精准的处理,有很多值得学习的部分。所以要演出一个人与五个人对抗的气势,不能弱下来,从一上场,就要保持很强的能量,要注意力集中,保持紧张感,做到随时可以拔剑的状态。直到正式演出前,铃木先生依然在对细节进行微调,不断给你提出新的课题。

  新京报:在气温接近零度的户外欣赏《酒神》,台下观众已经被冻得不行。很想知道台上的演员如何御寒?

  田冲:排练的时候,我以为可以靠意志力战胜寒冷,联排的时候,也做到了。但演出那两天突然降温,首演当天,确实脚被冻得有点濒临崩溃,已经没有知觉了。所以第二天,贴了暖宝宝。但其实作用不大,手脚依然很凉。因为你接受了铃木先生的设定,所以一切都变成自然。(笑)

(责编:pp)



爱YY,爱生活,精彩观影,从爱YY影视社区开始!爱YY影视精彩影片推荐:微电影

上一篇:《中国成语大会》总决赛 网络写手难招架高校学子
下一篇:邢佳栋《剩者为王》路演受欢迎 获封“最佳女婿”